首 页  网站地图  收藏本站  关于我们 English
     
热门关键字
您的位置:深圳租房网>租房故事>

“北漂族”北京租房流水账:我的N个房东画像

来源:作者:本站 打印本页】【关闭页面

北京,大概是中国被人写过最多的城市,有关它的林林总总被说殆尽。最近读到有关北京的文字是石康写在《TIME OUT BEIJING》杂志上的,很好的文章,诉说了他印象中40年间的北京,既有概括,又有细节,虽然我成年后大部分时间在北京生活,但显然没有他那份感情,写不出他的感觉。

20多年前,我从一个只有30万人口的小城市跑到京城里来,期间也经历过些轰轰烈烈的大事,有一些事情印在骨子里,改变了我的人生,但这些大事留给历史吧,于我这样的普通人,倒是一些小事,一些小人物,可供思忆把玩一下。

1992年,我正式成了一名"北漂",就是生活在北京,工作有今天没明天,居无定所的那种人。和其他北漂不同的是,我有一纸北京户口,这让我很占了一些便宜。


北京,府右街附近,中国的心脏

第一次租房子是1993年,那之前在朋友家和母校学生宿舍之间打游击。当时,某同事的亲戚刚好有房子出租,价钱是每月100元,总算是有了栖居之处,由于对同事信任,缴纳房租之前,我并没有去看房。房子就在琉璃厂某字画店后边,好大,35平米左右,但只有15平米能用,另外20平米的屋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,最大的直径有半米长,晴朗的夜晚看得见星星。下雨时,像郭德纲所说,外面小雨,屋里中雨;外面中雨,屋里大雨;外面大雨,就该跑外面躲雨去了--也不至于,开个玩笑。待到北京开始下雪的时候,那房子已经无法再住,只好作罢,继续游击生涯。

第二个房东是小西天附近的某个居委会,该居委会有一座自行车棚,车棚边上的小仓库空置,能放两张单人床,便租给了我和另外一个也在漂的大学同学。两个人凑钱买个电暖器,算过了那个冬天。由于房东是居委会,有事情只能找居委会主任,那是一个50多岁的老人家,相当和蔼,但我们第三次去他家,借一把螺丝刀时,他的妻子发怒了,斥责我们尽添麻烦。的确,老人家没义务做这些,这使我们相当惭愧,再也没好意思麻烦他们,租期一满,含羞溜走。

实在心疼中介费用,只能继续托朋友帮忙,有一段时间住在某大学老师宿舍区,那是一套三居室,我住其中一间。那段时间写固定的稿子,不用上班,收入不错,遗憾的是,不久以后那位老师把另两间也租了出去,和新来的邻居合不来,只好换地方,寻找下一处空间。

第四个房东是一位政府工作人员,房子在甘家口,是他父亲的遗产,一室一厅,要价600元,第二年涨到800元,那是1995年。该政府工作人员很认真,每次煤气灶坏掉的时候CALL他BP机来修都很准时,那个煤气灶看上去非常可怜,可能在他父亲住的时候就是超期服役的老战士了。两年内,煤气灶大概坏了六七次,房东都能及时送来温暖,好在那个时候我的生活以打电脑游戏和临时短工为主,伙食也基本是方便面就啤酒--成年后才迷游戏的人会有相同记忆吧--煤气灶只是用来烧开水,不重要。
上一页12 3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